立即注册 登录
GM基地论坛 返回首页

xhdx6651的个人空间 https://www.gmbbk.com/?961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轻歌落 http://www.lahmzx.com/

已有 30 次阅读2012-7-14 11:18 |个人分类:我的分类

临安华美整形医院(www.lahmzx.com)是临安最好的整形美容医院,专业提供丰胸,隆胸,隆鼻,双眼皮,开眼角,吸脂减肥,祛斑美容,皮肤美白,脱毛,整牙齿,修眼眉等整形美容项目,正规整形美容医院值得信赖,全国免费咨询电话:400-1100-400!  
  (壹)
  初夏。
  路旁的香樟,经过春的滋润,已日臻浓密。午后的骄阳,一日烈过一日。
  陆依依扶着单车焉头耷脑地晃进学校。
  她走得很慢,但膝盖处的疼痛,仍丝丝缕缕地扩散到全身。每走一步,都像踩在刀尖上。
  “哼,要是再让我碰到那个不长眼的,非叫他挂一身彩不可。”陆依依噘着嘴,忿忿地想。
  “来,擦一下吧。”雪白清香的纸巾被一只纤细晶莹的手递至陆依依面前。
  阳光很刺目,陆依依半眯着眼,顺着玉手一路往上看。面前的女孩淡紫衣裙,面容皎洁如月,笑意清浅,双眸水润灵动。
  好清丽可人的女孩!陆依依在心底暗赞不已。接过纸巾,“谢谢你。”
  女孩浅笑,将陆依依的车扶进车棚。车轮已变形,她扶起来有些吃力。
  “我叫夏采儿,你叫我采儿好了。”她扶陆依依坐在树下,轻轻擦拭她磕破的膝盖。
  陆依依打第一眼见到夏采儿,便有说不出的好感,又见她初次相遇如此照顾自己,心中大为感动,道:“谢谢你采儿,我叫陆依依。”
  “依依?嗯,既好听又好记。”夏采儿笑道,眸光生辉。“依依,你忍着点,我这就送你去医务室,伤口不处理好,会留疤的。都怪青岚,怎么把你撞得这么重,他倒一点事没有。”
  “青岚?你说那个不长眼的叫青岚,你认识他?”
  “对啊,怎么了?”
  “太好了,你快告诉我,那个不长眼的现在在哪,他现在哪里?”陆依依有点情绪失控,啪地抓住夏采儿两条纤细的胳臂,近似抓狂地一阵乱晃。
  七荤八素的夏采儿脑子里闪过两个信息:其一,此女看似柔弱,实则体壮如牛;其二,青岚大祸将至。
  好不容易走到医务室,陆依依本该高兴才是,但事实却不然。她一脸悲怆,酝酿已久的感情,终于喷薄而出,气势足够排山倒海声震宇内,“天妒红颜呐!”
  一番地动山摇后,医务室的大门依旧岿然不动地紧闭着。陆依依终于认清了形势,否则再这么吼上一句,铁定上演一场5?12。
  虽说是天妒陆依依这山寨红颜,可她很识时务地不怨天,她只尤人,尤那个不长眼的祸首。
  夏采儿从裙摆上扯下一段布条,“依依,先包扎下吧,别让伤口发炎,等下我出去买药。”
  “好采儿,你一定是上天派来给我的天使。”陆依依不忘适时拍拍马屁。
  夏采儿扑哧一笑,“是青岚让我来的。”
  “什么?原来你们是一路的。”陆依依脑子里警钟大响,开始用审视的目光打量夏采儿。
  “怎么了,依依?”夏采儿被她的目光盯着有点发怵。
  陆依依的脑细胞正飞速运转,闻言干笑一阵道:“啊!采儿你的包扎技术很有创意啊,我琢磨着若是去参加创意大赛,都可以夺冠奥斯卡了。”
  陆依依的表情很艺术,夸张艺术。夏采儿脸色也好不到哪去,一愣一愣的:这陆依依不会脑子也撞出问题了吧?
  (贰)
  夕阳灿灿,彤霞舒卷。
  夕阳中,白衣少年逆光而立,金色的光线勾勒出他清瘦挺拔的轮廓,仿佛镀上了层金边,俊美耀眼。
  少年身旁站着位女孩,女孩清秀绝伦,双眸水润灵动。她冲陆依依招手,“依依,这边。”
  陆依依双目微眯,每次她眯起眼睛,就表示对方要倒霉了。她朝夏采儿走去,目光去落在一旁的白衣少年身上,眼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  白衣少年恍若未觉,只是含笑看着陆依依,笑容温和如风,“陆依依,我是俞青岚,真对不起,中午是我莽撞了。”
  陆依依愣住,她本想兴师问罪,不料对方却抢先登门谢罪。陆依依不是无理之人,既然对方主动道歉,她也不能得理不饶人啊,况且她一向对自己的良好涵养引以为豪。
  所以,陆依依颇为大度地摆了摆手,“没关系,没关系,不是有句话么,这人遭狗咬了,但人能咬回去么?”
  陆依依很有优越感地瞧着俞青岚,心中暗笑:小样儿,还怕气不死你!
  俞青岚表情淡淡的,似乎被骂的不是他。反倒是夏采儿,一副忿忿的样子,“依依,青岚人很好的,你不可以这么说他。你看,青岚还特地帮你买了伤药。”
  陆依依这才注意到俞青岚单车上的袋子。碘酒,伤药,棉签,纱布一类的一应具全。她心里有点小小的愧疚,思及刚刚说的话,脸上不由讪讪的。
  俞青岚含笑,双眸戏谑,“算了,采儿。我们还是早走为妙,这些药可治不了狂犬,万一她发起病来,咬上我们两口,我们也只能认了。”
  夏采儿哭笑不得,陆依依说这话也就算了,青岚竟也跟着她闹,这算什么,狗咬狗?
  变了,陆依依的脸色彻底变了。“俞青岚,你才发狂犬。”她的目光足够将俞青岚剜上千百次。也忘了膝盖有伤,狠狠飞起一脚,踹向俞青岚。
  “瞧瞧,这狂犬说发就发!”俞青岚轻巧一个闪身,避到一旁。陆依依的脚,如足球进栏般,直愣愣地冲进了单车后轮里。顿时吃痛,一把跌坐在地上,脚还卡在车轮里。
  俞青岚登时大笑不止。从这个角度看去,陆依依的侧面给金色的夕阳勾勒得奇美,有种说不出的韵味。她清澈的双眸闪着水光,却不曾落下。
  俞青岚的眉,不自觉地皱了一下。
  “青岚,过来帮忙啊!”采儿已冲到陆依依旁,用力掰车轮的钢丝。
  俞青岚已没了刚才的戏谑之色,在陆依依身旁蹲下,“忍着点,陆依依。”
  陆依依既不哭也不闹,出奇的安静。
  “采儿,你去拿药,这里我来。”
  钢丝掰开后,只见几条青色的淤痕触目惊心地印在脚上。俞青岚扶过陆依依,她顺手一把推开,“谁要你猫哭耗子。”
  俞青岚却不容她推开,反手抓住她的胳臂,“好啊,你若是成了瘸腿的耗子,我倒是会笑呢!”说着便去查看她的膝盖,不容拒绝。
  伤口很深,擦破的面积也不小,伤口外围经汗水浸渍,似有发炎的迹象。
  俞青岚边擦拭边用唇轻轻吹着,“很疼,是不是?”
  陆依依一愣,俞青岚温和如水的眼眸在夕阳下显得清澈柔和,握着纱布的手指纤长有力,隐隐散发了一种说不出的魅惑,极能安

评论 (0 个评论)

手机版/Archiver/Gm版本库 ( 粤ICP备18134211号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19-3-19 13:48 , Processed in 0.18720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>  template by gmbbk.com

返回顶部